研究生擦皮鞋是理智的吗 – – 机会成本

几年前,成都某两所高校的几名研究生联合起来开办了一家据称是“国内第一家由研究生开设”的擦鞋店。这一招牌吸引了不少顾客,开业头一天就赚了300多元。然而此举同时引起激烈争议,有人尖锐地对此提出质疑,认为擦鞋是一项工作,固然无可厚非,然而这样太影响平时的功课,耽误了正事用于擦鞋,实在不能接受。

暂且抛开人们的激烈争议,设想以经济学的眼光,该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呢?这就要涉及“机会成本”的概念。

“机会成本”,也叫“择一成本”,是指在制定某项决策时必须作出一定的选择,而在被舍弃掉的选项里的最高价值者,就是这次决策的机会成本。我们都知道,决策应该选择最高价值的选项,它可以使得机会成本最低,即失去越少越明智。当然也存在不得不放弃最高价值的选项的情况,那么其机会成本(从理论上讲,此时处于第二高的价值)将会是首选。

机会成本广泛存在于生活当中。比如下棋,喜欢下围棋的人都知道,在对弈的过程中经常会遇到一种两难处境。即将落子的这一手棋,是往中央跳出,争取一个广阔的天地,还是坚实地在低线守空,把看得见的好处拿到手呢?跳出固然海阔天空,但以后能不能得利,却显得难以把握;守地固然实空领先,但发展前景却有些乏力,如此长考一番,也是犹豫难决,其难就难在对一手棋的机会成本的衡量。

在其他方面,机会成本也比比皆是。一个有着多种兴趣的人在上大学时,会面临选择专业的困难;辛苦了五天,到了双休日,究竟是去郊区来个双日游,还是美美地看几张光碟……难就难在选择了这个,就要放弃那个。

对于个人而言,机会成本往往是我们作出一项决策时所放弃的东西,而且常常要比我们预想中的还多。以读研究生为例,现在的学校收费都普遍偏高,那么,你一年的学费、书本费和生活费之和是不是就是入校成本呢?当然不是,还不仅这些。机会成本必须包括你用于学习的时间的机会成本。如果你将这些学习时间用于工作,那么它们也必然将是一笔收入,只是你不得不放弃了。这样,我们就发现大学的机会成本是“实际的花销”再加上“放弃的收入”,如果你在读研前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我们就会发现你读研的机会成本将变得更大。

企业和政府在进行决策时,同样会遇到机会成本问题。比如在某个山区,既有秀丽如画的风景,又有着丰富的大理石矿。为了发展当地经济,政府有两个策略可以选择:一是建设旅游区,但要保护环境;二是大举开发石材,但要牺牲环境。由此引发了激烈的争论。支持开采大理石的人认为,这里高价值的石矿可以立竿见影地提升当地经济水平。然而,与之相对应的机会成本却可能会非常高。因为如果石矿开采导致了环境破坏,旅游区建设就会夭折,这种机会成本是难以估量的。此刻,大理石矿的价值和旅游区的价值同样真实。

在生活中,有些机会成本是可以用货币来进行衡量的。比如,要在某块土地上发展养殖业,在建立养兔场还是养鸡场之间进行选择,由于二者只能择一,如果选择养兔就不能选择养鸡,养兔的机会成本就是放弃养鸡的收益。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可以根据对市场的预期大体计算出机会成本的数额,从而作出选择。但是有些机会成本往往无法用货币衡量,它们涉及人们的情感、观念等。比如上文提到的,究竟是去郊区游玩,还是享受影碟带来的快乐。

有选择才有自由 ,然而熊掌和鱼不可兼得,在选择的同时往往附带着机会成本。职场里常见的跳槽现象便是如此,特别是对那些已经有了一定的职业地位和工作经验的人来说,跳槽意味着放弃原来单位的职位、待遇、人脉以及企业文化,方方面面加起来,实际上就是一笔不小的机会成本。而在新单位里有可能会大展宏图,也有可能会因不适而遭受挫折。在作出跳槽决策前,一定要好好计算一下机会成本方可行事。

现在再回到“研究生擦鞋”的案例中来。在用机会成本加以分析之前,还要探讨一下读研究生和开擦鞋店之间的共性。说出来可能人们还不相信,依据当前的形势,上学和开店都是典型的风险投资行为,而且前者的风险还要高过后者。就投资成本而言,上大学的投入明显比开擦鞋店要高。按常理推断,“研究生擦鞋店”的注册资本在三四万元,而现在一个大学生一年的平均成本就超过一万元,据统计我国七个壮劳力也供养不起一名大学生。就投资收益而言,近几年来,大学生就业几乎成了难关,而且是一年比一年难。甚至在浙江 、江西等地,有的毕业生已经开始寻求“零工资”就业。相比之下,开个擦鞋店的收益倒显得稳定得多。

接下来将读书与擦鞋两者的机会成本进行比较,就可以看出,研究生们牺牲部分学习时间用于擦鞋,其实是一种经济理性的选择。对于他们来说,放弃擦鞋的机会成本比放弃读书的机会成本更大。因此,他们的行为并不难理解,不应该遭到人们太多的非议。当然需要指出的是,这里其实还涉及另外一种机会成本,即本文中已经提到的情感和观念的选择。相信从长远来看,研究生对于学问的价值认同还是要高于擦鞋的,所以,他们是不会把读书的时间完全用于开擦鞋店的,他们需要的是在两者之间找到一种平衡。

(来源:《每天学点儿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