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冬”里的ofo,创业者的艰辛写照

ofo在这个冬天陷入了押金难退、捆绑销售、公司搬迁、组织架构调整等一个又一个舆论漩涡。这段时间有些人选择离开,有些人依然相信选择坚守,更有无数围观者在等待着这个曾经共享出行领域的巨头终场落幕的那一刻,很残忍却很现实。

走进风口,四年融资超20亿美元

距离2014年6月第一辆ofo小黄车进入人们的视野至今,如今ofo已经发展了有四年之久了。

三年前,戴威发布了一封公开信,最振聋发聩的是结尾的那句话:“100多年来,有很多北大人改变北大,也改变了世界,这次轮到你了!”

戴威没有辜负时代的风口,两年内完成了8轮融资,一度成为共享单车领域的独角兽企业。根据艾瑞数据显示,2017年7月,ofo月度活跃用户增长至6649.2万,排名行业第一,领先摩拜400多万人。

2016年1月,在ofo遇到了第一个生死存亡的时刻,金沙江创投董事长朱啸虎伸出援手,运用资本的力量让ofo活了下来。朱啸虎不仅自己投资,他还为ofo援引了滴滴出行这个资本大鳄,2016年9月26日,获得了滴滴出行高达数千万美元的融资,随后,又在滴滴程维的影响下,多位投资人加码ofo,让ofo过上“不差钱”的富裕生活。

其中蚂蚁金服在2017年4月22日投资了数亿美元,ofo完成D+轮融资;2017年7月,完成了E轮融资,融资金额超7亿美元,此次融资由阿里巴巴、弘毅投资和中信产业基金联合领投,滴滴出行和DST跟投。2018年3月13日,完成了E2-1轮融资,融资金额高达8.66亿美元,此轮融资由阿里巴巴领投,灏峰集团、天合资本、蚂蚁金服与君理资本共同跟投,采取股权与债权并行的融资方式(包括把所有自行车抵押给阿里巴巴而换取的17.66亿融资)。ofo从2014年成立至今,短短的4年时间这件公司已经完成了超过20亿美元的融资。

有了资本的助推,ofo开启了迅速扩张的模式,2017年开启了“百城计划”,2017年,在18天时间里,ofo、摩拜等玩家总融资额超16亿元。ofo在全国投放2300万辆单车,单日订单超过3200万。伴随着2017年的大扩张,更疯狂的动作开始了,ofo花2000万元冠名了一颗卫星,花1000万元请鹿晗代言,相较于摩拜的代言人一直是创始人胡玮炜来说,ofo可以说是相当豪气了。

风口过后ofo的窘境

然而风光结束之后,诸多隐患问题渐渐浮出水面。2017年年中,共享单车行业遇冷,业内开始大洗牌。小蓝单车、悟空单车、町町单车纷纷倒闭,小鸣单车人去楼空,3Vbike停运两月后重出江湖,酷骑单车在押金风波后易手他人,共享单车形成ofo、摩拜双寡头局面。然而竞争对手的倒地,对ofo来说也隐藏着种种担心。

2017年9月,ofo公司一轮大的架构调整。创始团队开始有人出局,取而代之的是新的职业经理人,成为核心部门的负责人。随后公司内部出现站队现象,许多老员工心灰意冷,2017年年会,创始团队中很多人已经离开。

2017年10月,ofo开始大面积出现车辆损坏、流失,订单下降。2018年6月份,据ofo、滴滴在职员工等多个独立信源获悉:ofo总部大规模裁员属实,总部整体裁员比例高达50%,且海外市场主管张严琪离职,整个海外部分解散!

为了活下去,ofo也是绞尽脑汁,除了大幅减少车辆采购,取消全国20个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动,还发动员工售卖车身广告,试图商业变现,摆脱资本困境。但ofo一系列的变现尝试,都不如一笔大额融资来得痛快。然而回归理性的投资人此时显然不愿意继续跟进。

“倔强”戴威的奋力自救

ofo走到如今这个地步,不能说是戴威一手造成的,却不得不说关系很大。如果用一个词形容戴威,我想到的是“倔强”。

在与投资人沟通时,戴威的倔强被激发了,2018年初,ofo的长期亏损让最终让ofo投资人朱啸虎一改往日“共享单车将在90天解决战斗”的论调,认为摩拜与ofo合并才是最好的结局,并极力撮合双方合并。

然而,却遭到CEO戴威极力阻挠,戴威站出来说,“非常感谢资本,资本助力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但是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朱啸虎隔空喊话“资本只关心回报!”

2018年初,朱啸虎将所持ofo全部股份转手阿里巴巴,彼时ofo估值100亿美元,朱啸虎套现30亿美元落袋为安。至此,ofo的融资节奏放缓。

在收购这件事上,戴威则彻底展现了其倔强的一面。2018年5月中旬,在一次百人动员大会上,ofo创始人兼CEO戴威情绪激动,表态说,ofo要保持独立,他不想让步。就在百人会议的一天前,戴威在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的办公室结束了一次不算愉快的谈话。据悉,程维告诉戴威,如果ofo被滴滴收购,他本人希望出任ofo的董事长,而戴威和创始团队则可以留在滴滴——程维给戴威提供了一个选择,去做单车的出海业务。

对于年轻的戴威来说,如果答应了滴滴的邀请,这意味着,戴威和他的团队将淡出ofo的核心管理层。另外程维对ofo的预期买入价格只有美团收购摩拜27亿美金的一半,这显然距离戴威的预期有着极大的差距。显然这两点原因都让他心有不甘。

之后这种谈话多次发生,然而戴威的坚持,谈判最终没有成功,甚至在部分ofo员工看来,都不够理性:越早出手,ofo越能卖个好价钱,越拖越会资产贬值。

如今ofo负债累累,原本有人接盘是最好的打算,至少有起死回生的可能,然而ofo的拒绝了被收购的命运,选择了一条充满骨气却更为艰难的一条路。

戴威的自救开始了,价格战不打了,一元月卡在2月就被取消,强调“精细运营”是ofo今年的策略。5月中时,ofo裁员目标是,从1.2万降到8000人,因为智能锁的普及和对人工需求的减弱,大量的运维师傅被“优化”,而总部裁员500人。ofo还在想方设法获得输血。在6月初偿还阿里贷款后,并通过抵押动产的方式获得资金。

然而奋力自救的ofo,在这个冬天仍然举步维艰,11月28日戴威发表全员公开信,宣布ofo全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升级。此次组织升级的主要内容包括“人才和组织文化建设”重新整合各职能部门,成立了三个中心,协同作战等。

倔强的戴威,一直撑到现在,也实属不易,这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然而我们更希望的是寒冬里的ofo最终有一个好去处。

(来源:云掌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