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起有落的人生方能溢出缕缕“清香”

一个屡遭挫折、几经沉浮、万念俱灰的年轻人找到从谂大师,要拜他为师、出家为僧。

从谂大师端坐在禅座上,倾听着年轻人的絮叨,微睁双目对在旁静侯的小沙弥说:“生火,待茶。”

片刻后,小沙弥捧上一只烧着木碳的小土炉,并在桌上摆好茶具。从谂大师分别在三个茶杯里放进茶叶后,往第一个杯子里冲进了冷水。等到水壶里的水开始冒气后,又在第二只杯子里冲上了温水。大师对年轻人说:“施主请用茶。”

年轻人听了一楞,说:“哪有用冷水和温水泡茶的?”大师微微一笑说:“施主不仿试试。”

出于礼貌,年轻人端起了第一杯,只见颗颗茶叶尽浮于水面。他吹开茶叶勉强地啜了一小口后又端起第二杯,只见颗颗茶叶仍是浮于水面,只是汤色有少许变绿,他又啜了一小口。

大师问:“施主,老纳的茶如何?”年轻人摇了摇头说:“不好,寡淡,无半缕茶香亦无半点茶味。”大师说:“这可是江浙名茶铁观音呀,为何说它不好?”年轻人说:“茶是好茶,泡法不当?”“哦?那烦请施主为老纳泡上一杯如何?”年轻人点头应允。

当壶口冒出大气,水面翻起蟹眼大的水泡时,年轻人提起水壶往第三个杯子里冲水,然后又将杯中之水倒掉。大师说:“这么好的第一泡茶,施主把它倒掉岂不可惜了?”年轻人回答:“这叫洗茶,不将茶叶上的灰尘,杂物洗去会影响茶香和茶味。”

年轻人说完提起水壶离杯一尺多高,慢慢地往杯子里冲了小半杯水,片刻后年轻人又如法冲了第二冲,第三冲,当冲到第三冲时,随着杯口缓缓升起的阵阵白气,已能闻到茶的淡淡清香。大师说:“已有茶香味了,可以饮了吧?”年轻人说:“还要如此冲两次方可饮得!”大师问:“为何要这么麻烦冲五次呢?一次冲满岂不省事?”

年轻人说:“一次冲好虽省事,但冲好水后茶叶仍会轻轻地浮于水面,不仅透不出茶叶的清香,而且泡出来的茶汁也不均匀。必须经过多次冲沏,茶叶沉了又浮,浮了又沉,经过多次沉沉浮浮,茶叶才能释放出它那春的清幽、夏的炽烈、秋的醇厚、冬的凛冽,这茶自然也就香了。”年轻人边说边又冲了两次水,此时真的是满室清香。

从谂大师没有端茶,他目光如炷地看着年轻人说:“难得施主把茶道悟得如此透彻,只可惜你没有悟到这世间的人其实也像茶一样,只有那些栉风沐雨、饱经沧桑、历经坎坷、翻翻滚滚、沉沉浮浮的人,最终才能达到他们人生智慧与生命价值的高峰,溢出他们生命的一缕缕清香!如若偶遇挫折就心灰意冷,遁入空门,这样的人与我所泡的那两杯茶有何区别?”

年轻人没有再说话,他双膝跪地向从谂大师叩了三个响头,起身头也不回地下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