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巾纸如何解决税收问题 – – 拉弗曲线

“取于民有度,用之有止,国虽小必安;取于民无度,用之不止,国虽大必危。” ——《管子》

一个国家,最好的经济政策,应该是顺应人们进行生产、贸易等经济活动,并在必要时进行一定的调节和控制,而不是横加干涉,对百姓强取豪夺。

其实对于今天而言,这段话仍然有着鲜明的启迪意义。从经济学的角度看,“取民有度”、“取民无度”实际上与税收政策的制定密切相关。

一个国家的税收政策正确合理,才能改善投资环境,吸引资金扩大实业,由此才能扩大税基,增加政府的税源,真正做到国富民强。纵观我国古代那些衰败的王朝,在行将就木之际,几乎都伴随着国家对百姓的横征暴敛。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民不聊生揭竿四起,王朝最终不可避免地走向灭亡。

在赋税中,“利民”的思想非常可贵。但是,究竟税收、政府和个人之间存在着一个怎样的规律,在何种程度下才能使得税收政策收到最好的效果,于国于民都有益,却是一个深奥的经济学问题。不过,当代有一位经济学家竟然在一张餐巾纸上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事情得从1974年说起。当时,美国经济正处在“滞胀”的困境里。南加利福尼亚商学院的教授阿瑟·拉弗和当时福特总统的白宫助理切尼在华盛顿一家餐馆共进午餐,为了使其明白只有通过减税才能让美国摆脱“滞胀”,拉弗即兴在餐巾纸上画了一条抛物线,浅显生动地给切尼讲明了减税的奥妙所在。一起赴宴的还有《华尔街日报》的副主编万尼斯基,他立刻将这一曲线在报纸上大加赞扬和宣传,“拉弗曲线”由此声名远扬,被戏称为“餐桌曲线”的“减税主张”博得了社会各界的认同,并最终被后来的里根政府所采纳,其影响遍及欧美。拉弗也因之成为家喻户晓的经济学家。

受拉弗的减税理论的影响,从20世纪80年代起,世界上许多国家持续实行减税政策,美国、加拿大、德国、英国、意大利、澳大利亚、印度、巴基斯坦、沙特、马来西亚……众多国家纷纷推出减税方案,形成了世界性的减税浪潮。而统计资料显示,这些国家的宏观税负水平并没有降低,反而呈现上升的态势。

拉弗曲线

在图中,原点0处表示税率为0,此时政府没有税收收入;随着税率增加(由O-C-B的方向移动),税收收入呈现抛物线形的变化。当税率到达B点为100%时,社会将没有人愿意工作,所以也就没有税收收入了。拉弗曲线说明,当税率在横轴上超过C点时,税收对人们工作积极性的挫伤将大于其收入对积极性的提升,所以税收收入随着税率的提高而下降,由此图中的陰影部分被称为“税率禁区”。当税率处于这个禁区时,只有通过降低税率才可以使得税收收入和国民产量同时增加。

拉弗曲线表明了这样一个观点:当税率低于某个水准时,会激发社会的工作热情,从而促进社会供给,政府的税收一同提升;当税率高于某个水准时,会降低工作热情,从而降低社会供给,政府税收也会跟着减少。由此可见,政府为了取得更多的税收收入,最佳方法不是提高税率,恰恰相反,而是减税。

拉弗曲线从经济学的角度揭示了“欲速则不达”的哲理。遗憾的是,在我们的经济生活中,违背这一客观规律,不按应有程序行事的例子却屡见不鲜。

在某城市郊区有一条通往著名旅游区的高速公路,除了节假日和旅游旺季外,大多时间并不拥塞。高速公路两侧设有辅路,通行时主路收费,辅路免费。当人们从这里经过时,常常看到这样一种现象:主路上车辆风驰电掣,但却寥寥无几;而辅路上的客车、货车,甚至还有自行车、三轮车等,将整个辅路挤得水泄不通。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当然是为了节约走主路时的“过路费”。对于大多数百姓而言,为省钱而多花点时间是可以理解的。然而从经济学的角度判断,这种情况实际上是一种非常不合理的资源配置。

首先,高速公路得不到充分利用,造成资源闲置;其次,辅路上的车辆行驶缓慢,耽误了大量时间,这又必将使社会资源受到不小损失。那么,如何才能解决这两个问题呢?自然是降低“过路费”。但是,现实中的情况往往是:经营高速公路的公司以“贷款修路、收费还贷”和高速公路的经营成本等因素拒绝降价。经营者的思维就是,收费高自然收入高,就可以更早还清贷款乃至赢利。在他们看来,如果不是政府还控制着收费,把过路费定得越高才越好。

如果结合拉弗曲线,我们就会很快发现,“收费高收入高”的看法是非常片面的。高速公路经营者们正处在拉弗曲线的“税率禁区”里。在这时,如果收费不沿B-C-O方向移动(降价),大多数司机都不会去走高速公路,经营者的总收入不但不会提高,还会降低。只有降价,车辆愿意走高速公路,总收入才可能增加。实际上,我国许多地方的高速公路运营,很长时间一直处于这种收费太高的不良状况中。结果不仅经营者难以为继,还造成了公众时间及公共资源的巨大浪费。直到后来,经营者终于开始对高速公路的收费进行了调整,总体降低了收费标准,通过高速公路的车辆这才明显增加起来,辅路的通行状况也得到明显改善。当然,经营者们运用拉弗曲线,还可以确定高速公路过路费的最优费率。比如,调查驾驶员对过路费的接受程度,测算出收费每上升或者下降一元,选择高速公路的车辆所减少或者增加的百分比;测算收费降低后经营者减少的收入和车辆增加而提升的收入两者之间的差额等,就可以最终得出一个收入最大化的收费率水平,从而促成高速公路经营者与过路司机之间的双赢局面。

(来源:《每天学点儿经济学》)